• 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    >    珠寶腕表    >    欲望珠寶

    請收下這份凝結了日月星辰的浪漫

    編輯:yijie.zhang 時間:2022年8月24日 內容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圖片來源:品牌官方

    文章導讀

    人類無法拒絕日月星辰的浪漫,總渴望以永恒的作品封存轉瞬即逝的光輝,1932年,進軍臻品珠寶領域的Gabrielle Chanel曾做出出人意料的嘗試;而90年后,Chanel最新呈現的1932臻品珠寶系列更是一場跨越時代的延續。

    1932系列Comète Saphir戒指、手鐲 均為Chanel臻品珠寶;

    黑色連衣裙 Chanel

    1932系列Soleil Mademoiselle戒指、項鏈,

    1932系列Soleil Gansé手鐲 均為Chanel臻品珠寶;

    黑色連衣裙 Chanel

    1932系列Lune Talisman手鐲、Lune Talisman耳環、

    |Soleil Gansé戒指 均為Chanel臻品珠寶;

    黑色連衣裙 Chanel

    1932系列Comète Harmonie、戒指、手鐲 均為Chanel臻品珠寶;

    白色連衣裙 Chanel

    法國女作家Claude Delay于1983年出版的著作《Chanel Solitaire》一書中記錄了Gabrielle Chanel這樣一句話:“我熱愛一切在我們之上的事物:天堂,月亮,我信仰星辰?!弊鳛樵O計師,最大的自由莫過于將自己所熱愛和信仰的呈現于創作之上,她也這樣做了:1932年,Chanel首個鉆石珠寶系列“Bijoux de Diamants”發布,約50件如高級定制般強調輪廓和線條的革新作品,展現了日月交替的形態。因為Gabrielle Chanel認為星星、太陽等主題最能凸顯鉆石的光芒,也象征著對嶄新世界的渴望。同系列中還有羽毛和流蘇等元素,體現著珠寶的輕盈與摩登。

    Gabrielle Chanel于1932年創作的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“Comète”項鏈照片,由羅伯特·布列松拍攝。@ Adagp, 巴黎2022 / 羅伯特·布列松

    1932年推出的“Bijoux de Diamants”

    鉆石珠寶系列中的 “Comète”胸針原作

    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摒棄了搭扣的設計,以最大限度上賦予女性行動的自由。與此同時,珠寶的形態和佩戴方式也千變萬化,比如項鏈可以轉變為手鏈,吊墜則可以當作胸針,以精妙的設計和做工帶給珠寶最大的可能性。除了臻品珠寶設計理念上區別于傳統珠寶商,在展示形式上Gabrielle Chanel也另辟蹊徑,設計了一場在彼時引起廣泛關注的展覽。展覽正式開放的前兩天,媒體和名流紛涌而至,齊聚在Gabrielle Chanel的私人宅邸當中,Jean Cocteau、Pablo Picasso等人穿梭在半身人臺蠟像、烏木漆面屏風和巨大的鏡子之間,為璀璨的珠寶頻頻駐足,展開了一場沉浸式的賞星之旅。珠寶不再被束于冰冷的櫥窗之中,這一創新舉措不僅振奮了彼時消沉的行業,也鼓舞了那個時代。

    “Bijoux de Diamants”

    鉆石珠寶系列的展覽邀請函

    Christian Bérard于1932年繪制的

    香奈兒女士在 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展上的場景。CHANEL / Christian Bérard

    法國版《VOGUE》雜志對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進行報道,1933年1月。Eduardo Benito ? Vogue Paris.? Vogue Paris - Photos André Kertész.

    在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誕生90年后的當下,Chanel高級珠寶創意工作室總監Patrice Leguéreau將日月的光彩和星河的浪漫統統濃縮在最新發布的1932臻品珠寶系列中,以鑲嵌了55.55克拉橢圓形藍寶石的Allure Céleste項鏈為中心,共囊括了77件作品的彗星、月亮、太陽三大精彩篇章,一同訴說著超越時空的綺夢,將彼時的希望和鼓舞,重新帶給當代女性。

    Allure Céleste項鏈

    Chanel高級珠寶創意工作室總監Patrice Leguéreau靈感插畫

    星河流轉

    THE COMET

    1932年11月12日,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展之后,Gabrielle Chanel在接受采訪時說:“我的星辰!還有什么比這更能襯托女性的魅力,更為永恒而現代?”她愛廣闊的宇宙,更是對星辰情有獨鐘?;氐较盗袆撟髦?,正是巴黎夏夜的滿天繁星提供了靈感源泉。在她的眼中,閃爍的星星仿佛漂浮著的鉆石,等待著有緣之人的注視和采擷。

    Patrice Leguéreau沒有辜負這番美意,在1932臻品珠寶系列的“彗星”這一篇章中,34件作品最大限度地展現了星星的各種姿態。與過往遙相呼應,此次Comète Harmonie不僅充滿巧思地用Gabrielle Chanel鐘愛的黑白配色來呈現,項鏈、手鐲、耳環和戒指更是以流星造型致敬1932年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中簡約摩登的Harmonie手鐲。捕捉了流星滑過軌跡的Pluie de Comète項鏈,也與當年的Comète項鏈如出一轍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

    Comète Harmonie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Pluie de Comète項鏈

    除了各種向經典致敬之作外,本次全新系列豐富的色彩也不容忽視。Comète Infinie系列中用到的澄澈嬌艷的黃鉆,仿佛絢麗的流星雨轉瞬滑過;Comète Volute系列中的艷彩藍鉆、Comète Aubazine系列中的粉色藍寶石等,都讓這片星光點綴的黑夜不那么單調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Comète Infinie戒指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

    Comète Aubazine戒指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

    Comète Volute戒指

    而Comète Opale系列中用到的深藍色蛋白石,可以說是整個系列的點睛之筆。戒指和手鐲上的蛋白石間,既能看到浩瀚的宇宙,也能看到點點星光,仿佛回到那個讓Gabrielle Chanel靈感迸發的夏夜:墨黑色的天空、溫柔的月光、耀眼的星辰……那是30年代經濟大蕭條中一個沮喪的夜晚,也是破釜沉舟、繼往開來的絕佳時機,而Gabrielle Chanel無疑選擇了后者,她將美和希望化作永恒,至今仍絲毫未曾褪色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Comète Opale手鐲和戒指

    皓月當空

    THE MOON

    月亮作為唯一不發光但能反射光線的天體,沒有星星的璀璨,也沒有太陽的炙熱,但仿佛總自帶光暈般安靜地盤踞在深邃的暗夜之上。不用抬頭,也能時刻沐浴在銀輝當中。熱愛宇宙天體的Gabrielle Chanel自然不會厚此薄彼,在1932年發布的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中帶來驚鴻一瞥;而90年后的1932系列則發展為一個完整的分支,以18件作品向這個神秘的天體奉上頌歌。

    最先映入眼簾的莫過于Lune Solaire系列,雖然只有三件小巧的作品,但弦月初生和皓月當空的不同狀態被生動地捕捉,黃K金、黃鉆與橙色尖晶石的加入更是為以白鉆和白K金為基調的月亮篇章注入溫度和光彩,成為系列中一抹炫目的亮色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

    Lune Solaire耳環和戒指

    而月之沉靜,借由Lune Talisman系列中的新月耳環恰到好處地展現出來:與彎月相連的星星下墜飾著通透幽謐的藍色坦桑石,仿佛聚集了月光的所有能量。Lune éternelle系列胸針則再現了星空的瞬息萬變:一輪新月下,一顆俯沖姿態的尖形切割鉆石正試圖沖破阻礙,劃破天際。月的陰晴圓缺也值得被記錄,Lune Silhouette系列便呈現出更加飽滿的姿態:一枚中心點綴以3.02克拉圓形切割鉆石的戒指,仿佛滿月爬上指尖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

    Lune Talisman耳環制作過程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

    Lune éternelle胸針

    模特佩戴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Lune Silhouette戒指。

    如Patrice Leguéreau所言,“我想回歸1932的精髓,通過彗星、月亮和太陽這三個象征符號的和諧融會來詮釋。每一個天體都閃耀著自己獨屬的光芒”。因此,除了具象的新月造型外,還有數款融合日月星辰之美的作品,比如Lune étincelante系列中的胸針,一邊是被光暈和星辰所環抱的新月,一邊是光芒銳利的太陽,白晝與黑夜不再擦肩而過,終于得以相遇,攜手共綻光彩。

    模特佩戴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

    Lune Talisman耳環和Lune étincelante項鏈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Lune étincelante胸針

    烈日驕陽

    THE SUN

    從靜默如謎的月亮王國,邁入熱情似火的太陽篇章,眼前是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。清冷的銀白世界突然溫暖了起來,和煦的日光傾灑在一件件作品之上。Gabrielle Chanel兒時的居所奧巴辛修道院便常年沐浴在法國科雷茲省充沛的陽光下,既賦予了童年的她不竭的能量,也成為其創作生涯經久不衰的靈感來源,從鋪鑲成太陽圖案的馬賽克地磚,到1932年Bijoux de Diamants系列中的太陽造型鉆石胸針,再到如今全新的1932系列中囊括24件作品的獨立篇章,太陽涌動不息,從未黯淡。

    當暗夜的濃墨徹底褪去,地平線上開始上演旭日初升的畫面,用白鉆和白K金打造的Soleil Gansé系列記錄了那樣的純粹,完成了夜與日的悄然過渡。而同樣純白的Soleil Mademoiselle則更具動感,表現了旭日冉冉升起的愉悅與靈動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Soleil Mademoiselle項鏈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Soleil Gansé戒指

    太陽的東升西落都有著各自獨特的風景,但正午的烈日一定最為灼目,正如Soleil 19 Ao?t項鏈,一顆飽滿濃郁的22.10克拉枕形切割艷彩黃鉆盤踞在正中央,周圍以白K金包裹白鉆,排列出長短不一的光芒,成為系列中無可爭議的目光焦點。而這款項鏈還有一個巧妙之處—這顆奪目的寶石可以被單獨拆分下來,作為戒指佩戴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Soleil 19 Ao?t項鏈

    模特佩戴著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Soleil 19 Ao?t戒指

    這令人回想起Gabrielle Chanel創作的“Bijoux de Diamants”系列中,她一直在強調“自由”二字。不僅是不以珠寶禁錮女性行動的自由,同時,也是珠寶本身可以靈動轉換的自由。如她在采訪中所說:“我的珠寶要可以隨意變換”,比如她所設計的一款項鏈可以變為三圈手鏈,抑或是將吊墜取下來當做胸針佩戴。這在當時無疑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做法,使珠寶擁有更多的可能性,超越時間的限制,邁向永恒。

    而當夕陽西下,原本凝聚的火焰突然開始分散開來,變成大片大片的金黃,浸染周邊的一切。Soleil Doré系列首先出現,明媚的黃色模糊著鉆石間的邊界,兩者交相融合,在含蓄和璀璨間找到了恰到好處的平衡。這場向陽之旅在Soleil Talisman的四款作品中達到了高潮,仿佛日落前最后一刻的光芒萬丈,傾灑所有的余暉。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Soleil Doré手鐲

    Chanel臻品珠寶1932系列Soleil Talisman胸針

    這一太陽篇章讓人回想起攝于Gabrielle Chanel私人宅邸中的紀錄片里,她詳細介紹的“Bijoux de Diamants”鉆石珠寶系列中的代表作品,其中有一枚鑲嵌著黃鉆和黃色托帕石的戒指,這對于生于八月驕陽下的Gabrielle Chanel來說,就是聚集能量的護身符般的存在。如今,這些全新面世的作品也將再度以難以掩蓋的壯麗光輝,溫柔地籠罩著當代女性。

    視頻

    制片人:Chen Chen

    導演:Paul Franco@Andre Werther

    平面

    攝影:PJ LAM

    造型:Regina Chan

    化妝:Cyril Laine

    發型:Asami Maeda

    美甲:Sinyi Chang

    模特:Tiana Tolstoi、Issa Lish

    道具:Anais Profit

    執行制片:Julien Pegourier

    統籌編輯:Julie Wang

    造型助理:Thomas Santos、Oceana Henriques Tome

    攝影助理: 謝家欣 

    統籌助理: 延謹

    編輯/撰文:Lexi Chen

    美術:羅蘭

    將本文分享到

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

   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

    關注官方微信
    VOGUE VIP專享
    開啟互動之旅

    將文章:請收下這份凝結了日月星辰的浪漫
   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。

    喜歡理由:

    喜歡成功

    經驗: +2 , 金幣 +2

    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    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    已經喜歡

     

    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    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    在图书馆里嗯啊好刺激h